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热透新闻 >
员工13亿血汗钱灰飞烟灭 凯迪电力实控人陈义龙或为幕后“黑手”
发布日期:2021-11-24 09:15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员工1.3亿血汗钱灰飞烟灭 凯迪电力实控人陈义龙或为幕后“黑手”

  项乾君按:昔日头顶“生物质能第一股”桂冠的凯迪生态近来麻烦缠身,负面消息传闻接连不断、多家子公司陷入停产、多个账户被冻结,如今的凯迪生态早已是处境维艰,如履薄冰。

  而项乾君了解到,除了此次员工被大股东阳光凯迪“坑”,上市公司的重组延迟也和大股东从中阻挠有关。似乎,凯迪生态发展至今,和实控人陈义龙有脱不开的干系。

  据凯迪生态于2018年5月21日发布的《关于对深交所[2018]第99号关注函回复的公告》显示,凯迪生态已拖欠员工3个月的工资,分别为:2月份工资欠款2770万元(已付11家运营电厂2月份工资463万元)、3月份工资欠款3088万元(已付3家运营电厂99万元)、4月工资欠款3208万元。

  同年6月7日,凯迪生态在《临时受托管理事务报告》中披露,公司尚未足额支付“16凯迪债”债券2018年度利息至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账户,涉及利息资金12240万元,本次债券构成市值违约。

  同年6月12日,凯迪生态在发布《关于公司债务到期未能清偿的公告》披露,公司因资金周转困难,致使部分到期债务未能清偿,所涉金额为17.91亿元。

  同时,凯迪生态发布公告披露,阳光凯迪持有凯迪生态公司股份总数为114272.152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29.08%;阳光凯迪持有凯迪生态公司的股份累计质押75914万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19.32%,占凯迪生态公司总股本的28.48%。

  因股权质押纠纷,万和证券、申港证券、华鑫信托已向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上海仲裁委员会、北京市中信公证处提起诉讼。

  据东方财富平台凯迪生态的最新指标显示,公司的总股本为39.3亿元,而阳光凯迪持有公司的股份累计质押占公司总股本的28.48%。因此,本次股权质押所涉及的金额为11.36亿元。

  据中诚信证评统计,2018年凯迪生态多笔债务融资工具到期。其中,2018年5月和11月分别有6.57亿元中期票据和11.8亿元公司债券到期,同时合计14亿元的公司债也将于2018年进入回售期,合计规模达32.37亿元。

  而致使凯迪生态不断负债、偿债困难的原因,与公司旗下多家子公司停产、补贴欠款、多个账户被冻结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

  据了解,目前公司已投产生物质电厂46家,其中正在运营的有12家;风电项目已投产3家,均正常运营;水电项目全部未投产;旗下煤矿郑州煤炭工业(集团)杨河煤业有限公司正常经营。

  凯迪生态及全资子公司作为被告或被申请人涉及的诉讼合计138件;凯迪生态母公司账户共有9个账户被冻结,冻结金额1075796691.58元,被冻结账户余额为24442497.55元;公司旗下共有24家子公司的38个账户被冻结,冻结金额1455964788.51元,被冻结账户余额为22838450.42元。

  截止4月底,可再生能源补贴欠款10.21亿元,其中已上国家目录欠款4.02亿元,未上国家目录6.01亿元;4月份基本电费未回款1.62亿元,增值税未返回金额1841万元。

  事已至此,凯迪生态唯一能自救的工具貌似只有重组了。但停牌时间已超半年,重组事项还未完成,究其原因,业内人士告诉项乾君,和大股东阳光凯迪的不合理要求有关。

  2017年11月16日,凯迪生态发布公告称,公司因筹划重大事项开始停牌。

  同月30日,据凯迪生态2017年11月30日发布的《关于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继续停牌的公告》称,确认上述重大事项构成重大资产重组,公司控股股东阳光凯迪拟对公司实施重大资产重组并向相关方转让公司控制权,让公司聚焦生物质发电主业,对公司现有的非生物质发电主业资产进行剥离和其它处置,突出生物质发电主业,增强盈利能力。

  据凯迪生态发布的公告披露,公司此次重大资产重组拟出售的资产初步确定为生物质油资产、环保发电资产、风水电资产、林地资产等,具体的资产范围仍在论证中;公司本次重组分为三个方面:

  股权重组:控股股东阳光凯迪新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将以出让/托管控股权的方式进行股权重组。

  资产重组:公司将非生物质发电分为风电、水电、林业资产、在建工程等资产包,然后各个资产包整体出售。

  根据凯迪生态发布的公告内容来看,一切似乎都有序进行着,但实则暗地里唇枪舌剑,火花四起。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7月,凯迪生态进行了自上市以来最大规模的一笔并购(2015年重组公告数据)。

  此次并购,凯迪生态以68.5亿元的价格收购了阳光凯迪、华融资产、百瑞普提金等15名交易对手持有的154家公司。

  其中包括87家生物质电厂、1家生物质电厂运营公司、5家风电厂、2家水电厂、58家林业公司100%股权,以及1家水电厂87.5%股权等。

  但需特别注意的是,在凯迪生态此次并购的154家公司中,有121家为阳光凯迪持股。

  而这些由阳光凯迪持股的公司,绝大部分尚处于亏损状态,其中还有5家是阳光凯迪2013年从上市公司手中购入,另外49家尚未开建。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凯迪生态从阳光凯迪手中直接或间接接盘的资产交易金额达到75.3亿元。

  大股东将自家旗下尚未盈利甚至让未建成的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如此行径,不禁引来外界对其“左手倒右手”的质疑。

  而此次重组从凯迪生态2017年11月30日确定为重大重组事项后发布公告至今,已然半年时间过去,重组仍迟迟未能完成,不禁令人生疑。

  对于重组迟迟未完成,据凯迪生态在其最新的《关于重大资产重组停牌进展的公告》中披露称,由于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交易标的较多、规模较大、较为复杂,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公司及有关方面就重组方案仍在进行进一步的论证、沟通,相关尽职调查、审计、评估、法律事务等工作完成尚需一定的时间。

  但据项乾君从资管人士处获悉的消息称,“凯迪生态本次重组,本已经和东方资产旗下相关公司谈妥,却在对方公司要进场开始尽调时,凯迪生态公司原董事长、凯迪生态控股公司阳光凯迪的董事长兼法人陈义龙提出了苛刻的条件进行反对,包括不签排他协议;尽调钱要求对方提前支付20亿元的兜底资金;要对方签下不能做成资不抵债的相关协议等。经陈义龙如此一‘闹’,本与东方资产旗下相关公司谈妥的重组方案也因此流产。”

  为调动员工积极性、留住人才、完善公司治理等结构,凯迪生态发起了员工持股计划,这在A股并不鲜见。

  2017年1月,凯迪生态推出员工持股计划,持股计划参与人是上市公司15名高管和1000名以内的员工。

  该笔持股计划由信托方设立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并全额认购信托公司设立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中的次级份额。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份额上限为4亿份,主要投资范围为购买和持有凯迪生态股票。

  按约定,浦发银行宁波分行为优先受益人,凯迪生态员工持股计划为一般受益人。其中优先份额享受不超过7%的年基准收益率。员工持股计划中优先受益人份额与一般受益人份额比例为2:1,亦即凯迪生态员工实际出资约1.3亿元。

  此次员工持股计划还有一个重要条款,即阳光凯迪为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中优先份额的权益实现提供担保。

  项乾君得到消息称,事实上,在这场员工持股的过程中,阳光凯迪还签下了不合常规的合约。

  如:在员工持股前11个月,无论该信托计划处于何种情况,大股东阳光凯迪均不需要进行补仓或增信措施,但在第12个月,即锁定期的最后一个月时,大股东需要根据信托情况履行责任。

  但因大股东阳光凯迪不遵守承诺进行补仓,该员工持股计划让自家员工被“割肉喝血”,员工近1.3亿元出资额灰飞烟灭,这在A股实属首例。

  据凯迪生态公告,早在2018年4月23日云信凯迪1号的单位净值小于此次信托计划预警线时,云南信托就已经要求补仓1500万元,但阳光凯迪并未进行补仓。

  紧接着同年4月26日,云信凯迪1号员工持股计划的所有员工持有份额全部被罚没。

  而后凯迪生态就此事多次与浦发银行、阳光凯迪方面进行协调,但最后得到的却是阳光凯迪的“尚未予以回复”。

  截至目前,凯迪生态(员工持股计划)作为信托计划的一般受益人已自动丧失其份额,剩余信托利益由优先委托人浦发银行进行全额分配。

  由此,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落下,凯迪生态员工持股计划被“打爆仓”,鲜血四溅。

  在内忧外患双重夹击之下的凯迪生态,可谓是腹背受敌,今日走势如何尚不可知。加之如今的阳光凯迪所持凯迪生态的股份,因涉及金融借款纠纷、融资租赁纠纷、股权质押合同纠纷等,被冻结及轮候冻结11次,麻烦缠身。而这些也都或成为大股东不愿补仓的重要因素之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 Power by DedeCms